千凝泪

【动作片段强化练习 接吻】DNF同人 弹漫 pocky game【有参考】

“来玩吗?”将军把手搭在漫游的肩上,从口袋里掏出一根巧克力棒在他面前晃了晃。

看到将军和自己站的这么近,漫游赶紧把嘴里叼着的烟按到烟灰缸里。免得又把俩人都炸成重伤。

漫游看看那根巧克力棒,又看看盯着他坏笑的将军不屑的挑了下眉毛,“干玩?不赌点什么?”

漫游说着,摘下了手上青绿色的镯子拍在了吧台上,“墨竹手镯!新的!”

“玩这么狠?”将军对着漫游点点头,“我仓库里右键梵风衣,怎么样?”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将军摘下帽子丢在吧台上,把巧克力棒的一头轻轻的用牙齿咬住,微微张开嘴,嘴角微微上翘,带着一丝丝嘲讽的笑容看着漫游。

漫游自然也是...

【日常练笔】【古风】【玄幻】阴阳先生 一

“先生!求求你!!!”一个书生模样的青年跪在地上,对着一扇紧闭的大门用力磕了个响头。

他已经在这又跪又喊一下午了,他也是听同村的人说这里有位先生能救她娘子才不辞辛苦的跑来,谁知道,喊了一下午别说阴阳先生,就连一个活物都没看到。

书生叹了口气,坐在地上不争气的哭了起来。

突然,书生听到了拉门打开的声音,他赶忙抹了抹眼泪,向门里看去。

门里站着的是位年轻漂亮的女子,身着一件黑色的长裙,腰间帮着一条白色的丝带,垂下来直拖到地上,上身穿着一件高领的曲裾,黑色的面料边缘嵌着一圈鲜红的边,于一般的衣服不同,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怎么,这女子的衣领开口成V字型,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和从漂亮的脖子上垂下来的...

【日常练笔】健气攻X冷漠受 一

 陈艾打开家门,随手把钥匙丢在玄关的盘子里,头也不抬的喊了句,“我回来了!”尽管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

陈艾当然想到了这个情况,不如说有人才会让他感觉意外。自己也几天没回家了,他把外套挂在门口的衣架上,点亮了沙发边的台灯,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布艺沙发上积的灰尘一下子全飘了起来弄的他直咳嗽,如果是平时陈艾绝对坐不住绝对会拿起吸尘吸好好收拾一下屋子,然而今天他没那个体力,一连几天的加班,这几天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做了多少例手术,整个人累的筋疲力尽居然就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我回来了……”另外一个疲惫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紧接着是一声钥匙碰到盘子的声音,一下子把陈艾惊醒。陈艾...

【黑白骨科】没有什么能把我们分开

 鬼使白不知道鬼使黑究竟是因为什么才能让记忆保留下来,理论上来说,冥界不可能有两个鬼使,更不可能有一个保留了记忆的鬼使。

然而鬼使黑做到了,他保留着生前的记忆他记得他是向谁复了仇,记得为什么复仇,记得生前的每一个细节,这点让鬼使白感到很羡慕。

鬼使黑会拉着他的胳膊一个劲的弟弟,弟弟,的喊着,尽管他说了无数次在外面不要这么称呼自己,可是每次鬼使黑都像没听到一样,继续喊着,久而久之他也就懒得去纠正了。

有时候鬼使白会缠着鬼使黑让他讲讲生前的事情,然而每次说到这,鬼使黑的眼神就变得很复杂,眉头紧皱着,表情也从爽朗的笑容,变得有些阴沉和可怕。然后就赶紧找个别的话题,或者干脆就不理鬼使白...

黑白骨科【玻璃渣 慎入】

黑白骨科


短篇


   “能听到我说话吗?”一个温柔的声音传入站在房子外面的男孩耳中,男孩有些惊讶,他仔细的打量着面前这个穿着白色衣服手里拿着一面白色大旗的大哥哥。

   “大哥哥……你能看到我?”男孩有些不安,同时又有些兴奋。

   “嗯。”白衣服的哥哥蹲在男孩旁边,温柔的摸摸他的头“我还知道发生了什么。”

   男孩盯着他,眼睛里泛起泪花。

   “我是来接你走的……”他笑着对男孩伸出手做了个邀请的动...

© 千凝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