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凝泪

黑白骨科【玻璃渣 慎入】

黑白骨科

 

短篇

 

   “能听到我说话吗?”一个温柔的声音传入站在房子外面的男孩耳中,男孩有些惊讶,他仔细的打量着面前这个穿着白色衣服手里拿着一面白色大旗的大哥哥。

   “大哥哥……你能看到我?”男孩有些不安,同时又有些兴奋。

   “嗯。”白衣服的哥哥蹲在男孩旁边,温柔的摸摸他的头“我还知道发生了什么。”

   男孩盯着他,眼睛里泛起泪花。

   “我是来接你走的……”他笑着对男孩伸出手做了个邀请的动作。

    “我不走!”男孩的语气坚定,他后退一步,用怀疑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在他对面微笑着的少年子。

空气似乎凝住了一样,两个人谁也没说话就这么盯着对方。

“哥哥……”男孩首先打破了沉默,他哽咽着重复着这个词,“哥哥……”

“哥哥?”白衣男子小声的重复了一遍,他似乎明白了面前这个少年子为什么执意要留在这里。

“我是冥界的鬼使,或许我可以帮你……”

男孩听到这话瞪大了眼睛,“真的吗?”

“真的。”鬼使走到房间的窗户边向里面看了一眼,又转头看看男孩,“我不能救他,但是,我能帮你报仇……”

“报……仇……”

“嗯,不过…………”鬼使停顿了一下走到男孩身边蹲下来看着男孩的眼睛,声音也变的严肃起来“有代价,你……将接替我的工作。成为新的鬼使,独自一人在阴阳两界穿梭带那些徘徊的灵魂去到他们该去的地方。”

“帮人复仇也是大哥哥的工作吗?”男孩用手抹掉眼角的泪水,眼睛里带着一丝好奇。

鬼使沉默了一下,他看看面前的男孩不由得觉得有些心疼,他叹了口气,“其实并不是,这是历代鬼使们的一个传承,只有有人要求在死后向某人复仇的话,那么提出要求的人就会失去记忆成为新的鬼使接替上一个的工作,原版的鬼使又将回到阴阳轮回之中,再次转生。”

“大哥哥如果帮我复仇的话,我就会变成大哥哥一样了吗?”

“对,或者我也可以不帮你,直接把你带走。”

“我…………”男孩似乎还有话说,但被屋子里传来的女人歇斯底里的声音打断了。

“哥哥!!!”男孩大喊一声就穿过墙壁跑进了屋里,鬼使也赶忙站起身跟了上去。

屋子里很暗,杂七杂八的东西堆的到处都是,倒在地上碎成无数片的花瓶,上面还沾着鲜红的血迹,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酒味混合着血腥令人作呕。

鬼使跟着男孩跑到了其中一间屋子里,这屋里血腥味浓的吓人。

他看到另一个瘦弱的少年被绑着,身上已经被血染红了,尽管这样,他的眼睛里还是散发着一股逼人的寒气,“你们!!!害死了弟弟!!!!!!”他大声的喊着。

站在他傍边的女人手里拿着一根藤条,狠狠的打在少年的身上,“是我!那又怎样?!?你们就不该活着!!!”女人的眼睛里满是疯狂,她手里的藤条又甩了起来,一下下的抽到少年的身上。

“哥哥!!!”男孩扑到满身是血的少年身前想抱住他替他裆下呼啸而来的藤条,但是手却直接从少年的身体里传了过去。

男孩忘了,他已经死了,他慌张的哭了出来,听着女人疯狂的笑声,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他看向鬼使,点了点头。

鬼使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他念着咒语,面前那个女人的动作就停在半空中然后好像力气被抽空一样慢慢的到了下去,眼神也从疯狂,慢慢变成绝望,再变成无神。

少年本就做好了死的准备,看着突然倒在地上的女人有些惊讶,或许是弟弟保护了他吧,他这么想着,努力的站起身子向外边走去。

已经成为亡魂的男孩瘫坐在地上,似乎还没有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该走了。”鬼使温柔的声音把他拉回到现实。

“走……”男孩呆呆的望着鬼使……

鬼使没说话,他摸摸男孩的头然后把他抱在怀里向外走去。一直走到好远,他才发现,男孩一直回头看着远处的房子,和倒在房子前面的少年。嘴里一直重复着“哥哥……”

 

 

 

 

 

 

 

 


评论
© 千凝泪 | Powered by LOFTER